首页 厍豫 正文

村镇银行的旧局与新路:16年新设超1600家 不够多还是太多?

厍豫 adminqwe 2022-05-16 07:32:18 202 0

  原标题:16年新设超1600家 村镇银行的旧局与新路

  近年来却不难发现,村镇银行风险抬升,经营成效差异化加大,优等生有,但后进生也不在少数。

  近日,有关村镇银行事件频繁受关注,也将村镇银行经营问题推向了公众视野。

  有接近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放眼各国,数量庞大的小型银行监管都是难题,无论出于外部原因还是内部原因,小型存款机构的风险问题很难完全避免。

  但显然,监管已经意识到村镇银行的风险问题,《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》等相关文件的出台是一个信号,明显感受到正在积极推进村镇银行改革重组,化解风险。

  近年来,村镇银行解散案例屡次出现,从昔日的风风火火,遍地开花,县域覆盖率超七成,到如今生存现状良莠不齐,不少机构面临改革重组,村镇银行的历史不过16年。风云变化,当我们步入后村镇银行时代,透过几家村镇银行线上渠道无法提现这一事件,其背后的危局和迷思渐显。

  不够多还是太多?

  2006年末,原银监会发布《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,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提出在湖北、四川、吉林等6个省(区)的农村地区设立村镇银行试点。

  自此,我国村镇银行试点大幕拉开。

  一位农村金融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这份文件最大的突破在于大大降低了设立一家银行的门槛,根据要求,在县(市)和乡(镇)设立的村镇银行,其注册资本分别不得低于人民币300万元、100万元,远远低于后来民营银行动辄数亿元的注册资本,且对所有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都进行放开。

  而在3年试点后,2009年7月,原银监会发布了《新型农村金融机构2009年~2011年总体工作安排》,其中指出三年内在全国设立1027家村镇银行,村镇银行自此迎来开业热潮。据银保监披露数据,截至2021年,银保监会共核准成立村镇银行1651家,机构已覆盖全国31个省份1300余个县(市、旗),县域覆盖率超71%,从金融服务下沉覆盖度上来说,短短十余年,成绩斐然。

  一位中部地区村镇银行行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村镇银行的出现有其天生的使命,要知道此前大中型银行业务下沉度不够,到县一级金融服务较为匮乏,为了更好地服务三农,村镇银行的培育目标和市场定位一开始就是扎根县域,支农支小,也因此对村镇银行的经营和业务范围进行了严格限制,比如不得跨经营区域办理授信、发放贷款、开展票据承兑和贴现;贷款主要投向县域农户、社区居民与小微企业等。这些限制也注定了,村镇银行只能是植根于“区域业务”的小型银行,很难发展壮大。

  但当村镇银行真正形成批量化的规模,近年来却不难发现,村镇银行风险抬升,经营成效差异化加大,优等生有,但后进生也不在少数。背后原因何在?

  前述人士指出,十余年来,村镇银行无论在业务创新和发展上几乎罕有进展,而大中型银行的业务下沉却在加速,一旦下沉到县域,就是对村镇银行的降维打击,几乎无招架之力。而同样被视为小银行的城、农商行,近年来县域业务的开展也十分迅猛,且城、农商行无论是从资本实力、产品实力都比村镇银行强,村镇银行也几乎没有竞争优势,优质的客户几乎都被其他更具实力的银行拿走,村镇银行只有继续下沉,但随之带来的是风险的抬升。

  “对手越来越多,越来越强,村镇银行却几乎没有进步空间。根据银保监会官网发布的最新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名单,截至2021年12月末,全国农村商业银行1596家,农村信用社577家,这两者相加已超过2000家,比村镇银行数量还多。而农商行和农信社与村镇银行在服务对象、定位上本就有重合之处,且农商行与农信社历史、根基更为悠久,业务范围更大,村镇银行在当下是否还急需是存疑的。”上述行长直言,“某种程度上来说,村镇银行不是开设得还不够,而是太多了。”

  未来发展应回归普惠

  对银行来说,信用是核心,而相关风险事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,本质是因为冲击了市场对村镇银行的信用信心。那么村镇银行值得信任吗?

  一西南村镇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首先从设立条件看,村镇银行的发起人必须是银行,且占村镇银行股本总额不低于15%,而非金融机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的入股比例不超过10%,确保了银行对村镇银行的控制权。且村镇银行也需要接受银保监会等监管单位的监管,从我国金融体系监管来看,对银行的监管一定是最为严格的。

 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从存款的绝对层面看,极端层面看银行有破产风险,因此存款也并非绝对安全。村镇银行存款安全的最大基石,依旧建立在《个人存款保险条例》的50万本息保障之上,和所有银行都一样。即便储户对村镇银行安全性存疑,也可以将存款规模控制在50万之内。

  而村镇银行是否相较大型银行风险为高?

  一位前村镇银行人士告诉记者,村镇银行因为本身是放开银行成立条件后的创新产物,部分村镇银行确实存在股东复杂、实控人不清晰的现状。且村镇银行因为数目众多,监管上来说有难度,从经营层面来说,部分村镇银行经营披露并不透明,确实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,且因为村镇银行规模和资本有限,其承受风险和化解风险的能力较低。这些都是潜在的风险,需要后续加强监管和村镇银行自身加强治理逐步改善。

  实际上,当前村镇银行的风险化解和改革正在加速,村镇银行解散案例接连落地。近日,宁夏银保监局批复同意宁夏平罗农商行吸收合并平罗沙湖村镇银行,若最终完成,这也意味着平罗沙湖村镇银行将被解散。

  但一位西南近监管人士指出,重组是一种化解风险、整合资源的思路,但不是唯一路径,关键是经营思路的转变,真正做好县域深耕,农村金融还是有空间。

 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,村镇银行的成功案例也有很多。如中银富登,成立以来以集团化的模式推进县域深耕,并不断复制成功经验,其规模、盈利都保持正增长。又如泰隆村镇银行,保持了较高的市场化程度,在地方颇具竞争力。

  中国银行2021年年报中披露,截至2021年末,中银富登共控股124家村镇银行,下设185家支行,是国内机构数量最多的村镇银行集团,2021年实现净利润9.90亿元。截至2020年末,泰隆村镇银行共设13家,总资产达101.80亿元。

  一位中部地区村镇银行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,村镇银行虽然面临较多困难,但在县域金融发展中的作用不可小觑。虽然近年来不少大中型银行业务下沉,金融科技发展也十分迅猛,但对多数农民和县域小微企业来说,纯线上手段的触达率和有效率有限,即便有效,如果真的深入到县域信用白户,其利率也会很高,必须通过网点、业务员去真实触达客户。“用传统呆在网点靠拼资源拉存款的方式做村镇银行是做不好的,必须真正的做好口碑,做线下和线上相结合。”

  部分银行因为业务范围受限,过去几年想方设法通过互联网或者其他创新希望有所突破走捷径,但随着监管趋严,村镇银行的良性发展未来还是要靠回归普惠本源,切实做好金融服务。“这条路势必不容易,当前的竞争对手也很多,但只有回归业务本身,真正深挖本地的客户和产业,给出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,村镇银行才有可能找到出路。”上述业务负责人指出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202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